沈仲方随笔集,傅雷家书

  Bronstein[勃隆斯丹]一月二十九日来信,说一月十九日直接寄你(由杰老师转的)下列各谱:……都是她托个熟朋友到纽约过假期觅来的,真是得之不易。另外你向马先生借过的那本意大利古曲,也已觅得,她要等Mozart's 36 cadenzas[莫扎特的36 个华彩乐段]弄到后一块儿寄。

宝权兄:本月八日寄上文稿一批(内为去年十二月十三——二十五之日记,及《红军战利品展览会》一文),又信三封(兄及靖华、圣陶各一),不知都收到否?这是我来此后所寄第二次文稿。以前亦寄过一次(在海参崴交轮船带沪者),则为十二月五日——十二〔日〕之日记及文两篇,又附信四封,这两批都收到没有?来此将近一月,未得国内友人只字,甚为盼念。现在又寄上日记(去年十二月二十六——日三十一),十三页,文稿两篇(记列宁博物馆,红军博物馆),收到后请按前定办法,将日记先交以群抄录一份,发上海以外之报刊,然后在时代日报发表。至于《列博》及《红博》两文亦请交以群兄转发其他刊物,——而在时间不相冲突之条件下,自然也可在时代周报或时代日报发表,一切请兄等决定可也。后日将赴南俄,游历乔其亚①及阿美尼亚两共和国,在①乔其亚现通译格鲁吉亚。回莫斯科前,恐不能寄稿了。大约两星期至三星期回莫斯科。今日匆匆,不能多谈,亦不及写信与其他朋友们。遇到郭先生及其他朋友们时请代问候。匆此即颂日祺。弟雁冰上〔一九四七年〕一月十五日1.已为兄代索《高尔基全集》及有关高氏之最近著作;但不知何日可以拿到。2.已为靖华兄转询过去数年内苏作家赠给他的书,亦未有回音。3.到后即为高士奇〔其〕病情探询,我这方面可办的都办过了,但亦未有回音。以上三项,前信都曾提到,特再简略奉告。倘前信未到,关于靖华兄部分,乞为转告为荷。又及

  上海这个冬天特别冷,阴历新年又下了大雪,几天不融。我们的猫冻死了,因为没有给它预备一个暖和的窠。它平时特别亲近人,死了叫人痛惜,半个月来我时时刻刻都在想起,可怜的小动物,被我们粗心大意,送了命。

本文由新葡萄京官网发布于散文精选,转载请注明出处:沈仲方随笔集,傅雷家书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